糖炒栗🌰

这里阿空,是个不入流的写手。目前主胜出。新晋暗表党,只要戳中萌点,哪怕是人鬼情缘也无所畏惧x杂食向看番,老番也巨喜欢。萌的cp很多很多,会自动避雷,古风党一个,健谈,欢迎叨磕。产文只要是喜欢的有机会的话会产,谢谢关注和和点击爱心和小蓝手的小伙伴们(*^▽^*)

【ASL】最终我们可以发现asl共同坐上的,是一条名为“世界”的船 2


  魔王艾斯x革命军boss萨博x海贼王路飞
  
  ooc有,介意者慎点。
  
   主要想表达三兄弟长大后的事情,具体设定看第一章开头。
  
  
  
  
  
  
  脚步声慢慢的靠近,来者的脚步声与喃喃细语一起,最终停在了树下,艾斯起身一把跳下了树,在寂静的夜里引起了一阵小骚动
  
  
  萨博立马警戒起来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皱起了眉眼道
  
  “谁在那里”
  
  
  只见片刻后树丛里站起了一个身影,只可惜他被黑暗包裹着萨博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哎呦,就算是死过一次了,摔下来还是会疼啊…”
  
  慵懒的语调似乎是在抱怨着什么似的,对方挠了挠头,随后扒开了树丛向萨博走来。
  
  
  

  
  自从当年是事件后萨博和艾斯便再也没有见过了,可是扑面而来的熟悉感,让他的眼眶不禁的湿润了起来。
  
  
  “艾斯…你是艾斯吗?”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很愚蠢,一直相信真实的他心里当然知道,人死不可复生,可是这一刻,心里的天平却倾向了他所抗拒的虚幻。
  
  
   自从分开以后我们相继的出现在了路飞的生命里,也许你会怪我来的太迟了,眼泪这种东西本不应该由我们让路飞的眼里流出啊……

  
  清澈的月光,终于照亮了对方的模样,微卷的黑发和那脸颊上的小雀斑以及那自信的笑容。
  
  
  “哟~萨博”
  
  
  就像午后在咖啡馆里偶遇一样,艾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或许在以前很多人会觉得艾斯的笑容是因为恶魔果实的原因,可是萨博这一刻怔住了,艾斯所展露的笑容,并不是因为能力,而是他本身,自信,从容,此刻就像浴火重生的凤凰一样。
  
  
  “艾斯,你!你不是已经!?”
  
  
  
  回过神来,萨博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只见对方向他走去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
  
  
  “是啊,没错,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说完,眼光转向了一旁的路飞,久违的重逢,只可惜路飞此刻醉醺醺的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朦胧间仿佛看到了艾斯,听到了他的声音,然后抬头看向了对方。
  
  
  
  “艾斯,你回来了啊,太好了”
  
  
  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会觉得惊讶的路飞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傻傻的笑着,一手搭着萨博支持着自己,另一只手伸向了艾斯,捏了捏他的脸。
  
  
  “啊,不痛啊,果然是梦吗?”
  
  
  
  萨博无奈的笑了,气氛一瞬间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们还没分开的时候。
  
  
  “路飞,不是梦哦”
  
  
  “诶,萨博,你也在啊”
  
  
  萨博宠溺的声音在轻轻的哄说着,看到被路飞捏得越来越大力的艾斯抛去了一个【拿他没办法】的眼神,然后就看到路飞以惊人的速度哭了起来,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艾斯!你真的是艾斯吗?太好了!艾斯回来了!”
  
  
  虽然被人捏着特别不好受,但是这次艾斯还是伸出了手去捏了一把路飞的脸,手指上温暖的感觉传到了路飞的身上。
  
  “啊,我回来了……”
  
  夜晚的海浪似乎也在为这三兄弟的相聚作着伴曲。
  
  但,只可惜对方并不是温文儒雅的萨博。
  
  
  “你这小子!捏的很痛的知不知道啊!”
  
  
  艾斯突然火气一冲,一拳揍到了路飞的头上
  
  
   “想知道做没做梦捏你自己的脸啊!”
  
  
   “真是的,艾斯你下手太狠了”
  
  

——————
  
  
  抱歉,第一次发有些错误还是从新发一次好了。

后排艾特两个小天使,谢谢你们的喜欢( Ĭ ^ Ĭ ) @希望大大的更新和我的id一样粗长  @时宥零
  
  
  

【ASL】最终我们可以发现asl共同坐上的,是一条名为“世界”的船

      
  
   魔王艾斯x革命军boss萨博x海贼王路飞

  
    【重点】 基本上是按照设定的三兄弟略带故事日常(有的也可能不带)向的小段子(比较长那种?)
  
  【重点】故事有开头,没结尾,想得到就会继续往下写
  
  →ooc肯定跑不了,喜欢三兄弟很久了,是时候来交点粮了,不是什么好粮,吃得噎喉,希望大家不要嫌弃_(:з」∠)_

  
  …………

  
  剧情前提:  原作背景,其余均为私设。 萨博接手革命军,推翻了世界政府,世界推广革命军思想。路飞已成为海贼王。
  
  
  设定: 艾斯为魔王
  
  设定背景:每一颗恶魔果实都是每一个恶魔死后灵魂的归属,食用后相当于与恶魔定下了契约,除非到死,不然无法终止
  每一个恶魔能力虽然都不一样,但是对于恶魔之间来说总有高低之分,深爱着弟弟的艾斯死后的灵魂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听闻只有成为了魔王,才能再一次回到原来的世界。
  
  
  
   …………
  
  
  在东海的风车镇里的树林里,临近海涯的的一棵大树上,有着一间小小的屋子。 而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名胜景点,不少人来东海也只是为了来到这个看上一眼,就像当年罗格镇初代海贼王罗杰的处刑台一样。
  
  
  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下,在这棵树屋下的一个敞着胸膛身着火纹黑衣外套的男人站在了树下,微微抬头,脸含笑意的看着树上的那间小屋子,只是他和其他来这里的观光客不同,神情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怀念和喜悦。
  
  
  “路飞那家伙,终于成为海贼王了啊,真不愧是我的弟弟”
  
  来者一手插着腰另一只手拉了拉帽檐,终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随后身手敏捷的攀着树枝爬上了屋子,走了进去站在了窗前。
  
  
  弯腰望去,眼前的景色还是没变,和当年一样。阳光下的海面闪闪发光,那一条曾经在他们面前如同梦想般的的海岸线的另一端,如今看来也不再是遥远。
  
  
  “真怀念啊……”
  
  
  曾经把酒相誓,要追寻自由的三兄弟,在命运的作弄下擦肩而过,阴阳两隔。可命运还是没能掰过现实 ,分崩离析后的他们,终于还是再次相遇了。
  
  尽管他们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到底有着多大的分量。
  
  
  
  
  
  那是路飞成为了海贼王回到东海的那天。
  
  身为哥哥的萨博当然也一同回来了,宴会结束后的夜晚,萨博拉着路飞想要带他家休息。
  
  
  “等等…萨博…我想去树林看看…”
  
  “明天再去吧,路飞,现在已经很晚了”
  
  “不行啊…萨博,那里才是我的终点…”
  
  是啊,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那片树林,从那天真无邪的三杯交杯酒开始。
  
  
  ——至少,我要告诉艾斯,我做到了…
  
  
  
  不再是人类的艾斯,夜晚其实对于他而言才是真正的活动场所,只是因为他身为魔王,所以这些对于一般恶魔而言的习惯,对他限制并不大。
  
  回来之后的艾斯并不急着要去找路飞,因为他知道,他会回到这里。
  
  
  窸窣的脚步声伴夹着路飞不均匀是呼吸声,在夜晚显得尤为明显,惊动了在树屋上的艾斯。
  
  树上的人慵散的撑起了身子看向了窗外,只见在月光模糊的照射下,他看到了两个模糊的身影。
  
  “啊,那是?!”
  
  心里仿佛突然被人捏了一把似得,艾斯剩余的那点朦胧的睡意,顷刻间被扫得荡然无存。
  
  
  怎么办,现在走明显是来不及了,艾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突然间有些担忧起来。
  
  
  自己的突然出现会不会吓到他们?
  
  
  
  试着平稳了自己有些着急的内心,艾斯决定还是勇敢的坦白现实。
  
  
  
  
  
  
  
  
  
  
  
  

【胜出】《黑与白,你和我》(完)

 
 ooc巨作继续 ,介意者慎点。

和 @二铅O-O 画手的合作【是我拖文太久了(我的锅)】
  
  

上一章点这里( ºï¹ƒº )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自己已经不再像过去一样对待废久了……
  
  
  是从他回来那时候开始吗?
  
  
  ————
  
  
  晚上六点。
  
  
  客厅里的电视机正放着感人至深的肥皂剧。 伴夹着女主角哭声以及她那楚楚可怜的表情,爆豪胜己将饭菜端上了饭桌。
  
  
  “废久,吃饭了”
  
  
  “噢噢,马上就来”
  
  
  绿谷回头看了一眼爆豪,咧开了嘴给了身后饭桌旁的爆豪一个大大的笑脸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穿起了拖鞋直径走去了洗手间。
  
  
  晚饭终于开始了,绿谷挽起了袖子坐在了爆豪胜己的对面,一脸期待的盯着面前的三菜一汤。
  
  
  “小胜做的菜果然是最棒的” 说完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筷子将它伸向了猪排。
  
  
  
   【是你变坦率了…还是…我变得可以容忍了】
  
  
   爆豪看着绿谷的模样,心里默默的想。他不否认在十年前绿谷一家搬走时他曾想过是不是因为自己总是在欺负他所以他才离开了,可是当绿谷离开了他才发现,没了这个小尾巴,自己原来会那么的失落。
  
   【我想见他……】
  
  
  这个想法默默地埋在了爆豪胜己心底整整十年,也一点点的磨去了他对绿谷那爆燥的态度。
  
  
  后来,他回来了……可他变了……他不再敬畏自己,还把自己从来没见到过的笑容,一次次的展现给了自己……
  
  
  【原来都变了,无论是你,还是我……】
 
  
  唯独不变的,是爆豪胜己做的一手好猪排饭,一直等着那个喜爱猪扒饭的小尾巴的回来。
  
  
  ……
  
  
  爆豪稍低头,无奈的笑了笑,转身摘下围裙,将它挂回了原处,走向了饭桌,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端起饭碗道
  
  
  “你明天打算去什么地方?”
  
  
  “嗯~还没想好呢,不过去哪里都没事啦,能和小胜一起就好了”
  
  绿谷盯着猪排咬着筷子停顿的想了想然后回答道,连身后的尾巴也不禁的摇摆了几下以示期待与喜悦。
  
  
  “没想好的话干什么叫我啊你这个废久!”
  
  
  “没办法啊,谁叫小胜那么忙,再说,就算是做任务,我接委托也不一定每次都能在你身边啊”
  
  绿谷抬头一脸认真的盯着爆豪不爽的脸说道,虽然身后电视机里的男女主角还在浓情蜜意的抱在一起,但面前的这两位却有那么一点点的火药味。
  
  “啊啊啊好了!随便你了!”
  
  
  爆豪将筷子伸向了菜,决定结束即将开始的拌嘴,十年间的爆豪胜己已经在心里决定不再和绿谷吵架了,不管任何事情。
  
  
  “嘛,到时候再说吧,再说了,我们每次定好的事情有哪次是按计划来的…” 绿谷笑了,他无奈的说道
  
  
  “嗯…吃饭吧…”爆豪对这种事情自问也是心照不宣,也只能以短暂的回答表示认同。
  
  
  “嗯,小胜辛苦你啦”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们这般幸运,在最早的时间开始相识,然后相依,走完一生,完美的诠释了,我的生命中所有的时间全是你。
  
  
  吃完饭,绿谷提出要和爆豪一起洗碗,但被爆豪拒绝了。
  
  
  “为什么啊,小胜”
  
  
  “因为你太笨了”
  
  爆豪有条不紊的洗着碗回答道,完全不去看身后人那嘟着嘴一脸不愉快的样子。
  
  “小胜,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过”爆豪洗完最后一个碗,将它凉在了碗架上,擦干了手道
  
  
  爆豪不知道为什么绿谷突然心血来潮的想要洗碗,不过即便不是心血来潮,他也不会让绿谷洗的,原因在于后来他看到了绿谷那双伤痕累累的双手。
  
  他说那是早期修炼导致的伤。
  
  
  爆豪深知绿谷的质资并不如自己,但是他也清楚,他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要有毅力的人。 所以自从确定关系之后他便不再让绿谷干活了,除了他自身的工作以外。
  
  
  
  心情不悦的绿谷走到了阳台,收下了晾干了的衣服回房。
  
  
  很多人都说他们两个是最为不同却又是最为相似的两个人。就像黑与白一样。
  
  
  爆豪的对人的关心从来都不是说在嘴上的,尽管表现出来会显得粗糙,却是带有着温暖。
  
  
  绿谷坐在房间里一件件的叠着,他已经习惯了,在他看来这样的爆豪比起过去已经好了很多,他已经不再去许愿希望爆豪对他温柔些,毕竟他是爆豪啊……
  
  
  粗糙却有力的温柔。
  
  
  
   第二天
  
  早晨,绿谷是蜷缩在爆豪身边醒来的,微凉的风缓缓的吹进了房间,米黄色的窗帘微微的晃动着中和了刺眼的阳光。 绿谷转了个伸了伸懒腰,随后摇了摇身边还在睡觉的爆豪。
  
  
   “小胜,起床了哦” 
  
  “唔…别吵…”
  
  
  爆豪皱了皱眉,转身侧过另一边没有再理会绿谷的叫唤,无奈之下绿谷只能揉了揉眼睛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我先起来了哦小胜,别赖床太久”
  
  “……”
  
     浅浅的一笑,绿谷拉起床边的一件外套披在了身上后走去了洗手间洗漱,在没有工作的早晨,他们都是如此。
  
  
  上午,商业街。
  
  
  正逢工作日,商业街的人流量并不大,只有零星的人在逛着,周边的店铺都显得有些冷清。
  
   也许是出于工作的习惯,日常中两人的衣着和工作服一样,只有细微的不同,黑色与白色,虽然双方都很极致,但就像天生一对一样。
 
  
  
  两人并肩行走着,走到了一家咖啡馆前停下了。
  
  
  “小胜,去喝点东西吧”
  
  “嗯”
  
  
  这个咖啡馆是他们相遇后来的第一个地方,虽然相比其他店铺看起来会稍显老旧,不过没关系,他们早已不是才认识的人了。
  
  还是那个地方,那个位置,就像回到那天一样,爆豪摆着一张臭脸,而绿谷却一直微笑着。 坐了下来,两人翻开了菜谱,眼光在丰富的色彩里游走着。
  
  
  “废久你喝什么?”
  
  “咖啡吧,和那天一样的”
  
  “嗯”
  
  
  服务生见爆豪合上了菜谱,识趣的立马走到了座位前。
  
  
  “客人们,请问喝什么?”
  
  “两杯咖啡”
  
  “好的”
  
  
  
  
  …………
  
  
  窗外的景象一片祥和,这份平静对这两个人而言却是珍贵的,少了各种吵杂叫喊声,他们都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不好使了。
  
  “多平和啊,小胜” 绿谷侧头看向了窗外,身后的尾巴也放松懈的搭在了身旁的位置上。
  
  “嗯,话说就这样在这里呆一天吗?”爆豪稍显无奈的看了看绿谷,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看他。
  
  
  “嘛~这里也不错啊,晚点的事情晚点再说吧”
  
  
   “我说啊,换做以前你根本不会做这种无趣的事情啊”
  
  对于绿谷的变化,是爆豪一直以来心里的一个结,他承认从前就看不懂他,直到今天也依旧是如此。 听到这番话,绿谷再次把头转了回来,刚好看到了服务生为他们送来泡好的咖啡
  
  “谢谢”
  
   搅拌着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绿谷嘴角一勾随后道
  
  
  “如果换做十年前的我…那个谨慎,弱小的我…估计我今天不可能像这样,坐在这里和小胜喝东西吧”
  
  
  
  “小胜才是,当年那么暴躁,那么自信的人,如今怎么变得惜字如金了……”
  
  
  
  
   与其说绿谷变得风趣了,倒不如说他变得腹黑了更为合适,偏偏十年之后对上了从爆燥变味冷傲的爆豪。
  
  
  两人从头到尾,都在相互克制着。
  
  
  
  爆豪沉默了,也拿起了咖啡杯放到了嘴边细细的嗅了嗅然后小抿了一口。
  
  
  
  
  
   ——可是即便是改变了
  
  
  爆豪想。
  
  
  
  ——我想我还是喜欢你吧…
  
  
  
   难得的,爆豪也浅浅的勾起了嘴角笑了笑,放下了杯子看着绿谷道
  
  “别说傻话了废久,在这个世界上说多错多,何必为自己找无谓的麻烦?”
  
  
  “哈哈哈,也是呢,我们都分开太久了,都被各自的环境磨成了另外一个模样。”
  
  
   也许彼此都是对方最初那个模样的最后见证者。
  
  
  
  店里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显得越发热闹了几分,窸窸窣窣的谈话声充斥在了这家小小的咖啡馆里,喝完杯子里最后一滴咖啡,绿谷擦了擦嘴巴,随后对爆豪说
  
  
  “走吧”
  
  “还去哪里?”
  
  “哈哈哈不知道呢,边走边看吧”
  
  
  
  
  在驱魔师爆豪胜己的身后永远都有一个猎人,那是他唯一不会斩杀的恶魔。 在猎人绿谷出久的面前永远都有一个驱魔师,那是他唯一不会捕捉的异能者。
  
  
  
  
  “所以说你这十年连脑子都丢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

吹爆啊啊啊QAQ二哥真的是煞费苦心了,辛苦了!

宠弟光线👾:

我回来了!!!!【被弟弟用各种方法扛了回来x【好意思
是苏太太 @酷男苏 的点图!!!过了非常久我很抱歉!!!!!OTLLL
被某个混蛋影响画完了才发现欺负艾斯过头了哈哈哈哈哈哈////【您您您您能喜欢就好了///;;;…【缩脖子
以及后面的各位也请等等我哈哈哈哈哈💦

有点手生啦hhhhh【尝试用了厚涂结果失败了!后面是熟悉的草图流⊙▽⊙…
用了两天时间分开画了所以看的时候会有点跳💦
顺便!!!!学院pa想画的太多了!!我他妈怀疑会有第二弹hhhhh

非常感谢前面留言的各位大可爱!!!会一一认真回复٩( ᐛ 💦!!!辛苦看我啰嗦到这里hhhhh【鞠躬///

【胜出】他和他的二三事 6

  
巨型ooc,介意者慎点。
 

  【陆】 但我知道,我喜欢你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启程不久,道路两旁的路灯都渐渐的亮了起来,城市里的光芒与天空中的星光遥遥相应着。
   伴夹着车里播放的舒缓情歌和爆豪与上鸣的断断续续的交流声,绿谷靠在窗边上,感觉眼皮渐渐沉重起来,可还是硬撑着眼睛,看着窗外一盏盏一闪而过的路灯和街景。
  
  ——糟糕,有些困了…
  
  
  绿谷心想着,拿起了一旁的抱枕,放到了大腿上抱在了胸前。也许是车里的音乐放的太过柔和,歌词里讲述的情感太过动人,迷糊间,绿谷看着前座的爆豪,在心里把自己和对方套入了那首情歌的故事里。
  
  
  【时常都在羡慕着戏中人,明知道不对却也能相爱】
  
  
  【是不是因为那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谁的故事中的女主角,不管走多远,最终等着她的一定都是幸福……】
  
  
  【也许只有相爱的灵魂才能冲破一切让后走到一起吧……】
  
  
  ——
  
  
 “是梦吗……”  绿谷轻轻的启唇念道,他不知道为何心突然没理由的痛了一下,他突然想到了,面前这个人正如故事里的王子一样。
  
  
  可,如今站在他身后的自己,却不是什么公主,不是什么亲人,只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倾慕者而已……
  
  
  没错,我只是很崇拜他而已……
  
  绿谷这样想着,可是当他越是这样想着,自己的情感就像被洪水冲垮了的堤坝。布满他心中的只剩下阵阵苦楚,在告诉他,这并不是他内心的答案。
  
  
  
  ——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自私的去爱你吗
  
  
  
  
  轿车缓缓的开入了度假区的范围里,上鸣停车来到了前台,办好手续后再次回到车上,将车开到了一栋小别墅前对车上的人说。
  
  
  “你们先去放好东西吧,我把车停好就来”
  
  突然响起的说话声将绿谷在朦胧中吵醒
  
  
  “诶?好…好的”
  
  绿谷一把抱紧了自己和爆豪放在后座的行李,慌忙见,拉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夜晚的度假村空气似乎有些凉快,绿谷抱着行李之余深深的吸了口气,醒了醒脑子,待上鸣将车开远了,爆豪伸手去拍了拍绿谷的肩膀。
  
  
  “给我拿吧”
  
  “不,不用了,我来拿就好了,难得爆心地大大愿意约我来…”
  
  别墅附近只有一些欧式的小路灯,泛黄的光线无法完全照亮绿谷稍稍低着的脸。可那一瞬间,绿谷脸上的难过却被 爆豪看在了眼里 ,爆豪突然想起了那天在他店里,绿谷和他一同到来的朋友,有说有笑样子。
  
  可为什么到我这里不见了……
  
  你不是…很喜欢我的吗…人偶…
  
  无名的火气瞬间窜起,爆豪一手拿过绿谷手里的所有的行李,并自顾自的走向了别墅的方向,留下被他吓到的绿谷一个人站在了原地。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难道你打算在这里站一晚上吗?”
  
  
  绿谷此时彻底的清醒了,他似乎更确信了,自己在车上那个天真的想法……
  
  果然只是梦而已……
  
  
  “嗯…我知道了…”木讷的,绿谷跟在了爆豪的身后,心里就像打翻调味盒一般五味杂陈。
  
  
   精致的大门被爆豪打开了,大量灯光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客厅,以及精致的装修和一间间紧闭的房间。
  
  两人走了进去,首先是在室内草草的走了一圈。
  
  不得不说在某种意义上上鸣的眼光还是很好的,深知爆豪并不喜欢人来人往的地方,便定了一栋只有三间客房的小别墅。
  
  很好的诠释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道理。绿谷转悠去了厨房,烧了壶开水,在此之前爆豪则是坐在客厅里,打开了电视机,很快声音瞬间就布满了屋子里。
  
  
     片刻过后,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了,只见上鸣抱着各种器材走了进来道
  
  “爆豪,怎么样,这次我定的房间还不错吧,少人,房大,空间好”
  
  上鸣一边笑嘻嘻的说着,一边环视着屋内,也像一开始的爆豪和绿谷一样屋子里走了一趟。 然后也学着爆豪一样坐在了沙发上靠着惬意的道
  
  “话说爆豪,这三间房你们选好了吗”
  
  “我要二楼”
  
  “那绿谷呢?”
  
  “你去问他吧”
  
  爆豪眼尾扫了一下厨房的方向看到了正死死盯着开水壶的绿谷,没有再说话。
  
   一旁的上鸣起身走到绿谷身边道 “绿谷,你选好房间了吗?”
  
  
  “诶?没有我还以为是安排好的了”
  
  
  “那我可以住一楼吗?毕竟我器材搬上搬下不方便呢”
  
  “可以啊,辛苦你了上鸣”
  
  “哪里哪里,不用那么客气,都是朋友嘛”
  
  
  短暂的笑声从厨房里传出,传到了爆豪的耳朵里,刚刚才淡下的火,似乎又有要冒出的预感。 爆豪心情不悦的起身拿着行李走向了二楼留下了在厨房谈笑的两人。
  
  
  “可恶,我到底在想些什么!”爆豪一把拉开了衣柜扯下了一件干净的浴衣扔到了床上道。
  
  
  很快,爆豪听到了楼梯传来的脚步声,接着很快,脚步声停到了自己门前,接着又离去,转向了隔壁的房间。
  
  
  此时是夜晚的九点半。
  
  按爆豪长期的健康生活习惯,他已经洗完澡了,穿着洁白的浴衣正靠着床友擦着头发。 看着《零》最新更新的一集。
  
  一墙之隔的另一边,绿谷正收拾好换洗衣服,走进浴室,当哗啦啦的热水适宜的沐浴露的香味充斥在雾气重重的浴室,让绿谷不禁的放松了下来,脸上也因为热气而染上了一丝绯红。
  
  绿谷并没有选择别墅里提供的浴衣,因为这些浴衣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大件了,所以无论去到哪里他都自带着自己的睡衣 。
  
  
  
  绿谷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拿着一条毛巾正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平日里松软的头发此刻有些搭在了头上,不再是卷卷的发型,而是略微的有些直,显得乖巧极了。
  
  “我到底在想什么呢…爆心地可以承认我是朋友,不是已经足够了吗……”
  
  绿谷想着,可是他知道,自己想的绝非如此。
  
  他打开了手机,翻到了那天,爆心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抱起他的照片……
  
  
  “就算是假的也好……我也希望可以和你一起……哪怕是以故事里人物的模样……”
  
  

  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绿谷放下了手机,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
  
  
  “啊,大大…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吗…”
  
  
  “嗯,有些事,我可以进去说吗”
  
  “啊,可以可以,你请”
  
  绿谷立马侧身让开了门口让爆豪走了进去,随后绿谷关上门转身的那一瞬间,看到了爆豪正盯着自己的手机,上面是他们那天的合影。 绿谷连忙跑了过去拿起了手机按黑了屏幕慌忙的解释道
  
  
  “那个,我只是刚好有人评论了,打开看看而以……大大你,不要误会……”
  
  爆豪叹了口气看了一脸绿谷随后坐到绿谷的床边道
  
  
  “你不必慌张,人偶,其实我来是想说,如果这些照片给你造成了什么困扰要告诉我”
  
  
  “困扰?”
  
  
  “是的,会让你被人误会吧”
  
  
   爆豪看向了绿谷,赤红的眼里竟然闪过了一丝的不舍,可惜对方并没有看向他。
  
  “这番话,其实应该我对大大说才对吧…像你这种那么优秀的coser,被人误会成有拍档什么的才不好吧”
  
  绿谷走向一边的桌面,拿起了杯子往里面倒入了开水,一阵奶香瞬间充斥在了房间里,只见绿谷背对着爆豪,正拿着搅拌勺一下下的搅拌着,然后端起了杯子走到了爆豪的面前,递给了他。
  
  
  
  “大大最近工作挺晚的吧,不嫌弃的话喝一点这个会好睡点”
  
  
  小心翼翼的心意在这小小的瓷杯里装着,爆豪心里一怔,缓缓抬起了手接了过来。
  
  
  “谢谢……”
  
  
  爆豪顿时语塞,只见绿谷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看着他说
  
  
  “最新一集的《零》大大看了吗?”
  
  
  “嗯,看了”
  
  
  “其实我在想,为什么男女主角到了最后就一定会在一起呢…明明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真的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吗……”
  
  
  ——戏外的人总喜欢看到皆大欢喜的结局,以此来寄托自己现实里无法实现的想法。
  
  
  爆豪抬头看向了绿谷,眉头一皱迟疑了片刻后开口道
  
  
  “会的……”
  
  
  
  
  
  ——   但,只有真实的故事才能被写成故事流传下去吧,在时间的长河里,所有的人都在羡慕着,祝福着,他们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没想到大大也是个感性的人呢”绿谷苦笑的说了一句看着爆豪将杯子放到了嘴边,他并没有接着绿谷的话。
  
  
  这是绿谷第一次那么近的接触到对方,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而是突然觉得做一个网友,聊聊天或许更好。
  
  知道自己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就像在自己身边一样,而并不是像现在这样,弄得并不愉快。
  
  
  
  “大大喝完牛奶了的话没什么事情回房早点睡吧,毕竟明天要拍摄了”绿谷站了起来对爆豪说道
  
  
  
  “再自负的人,也有心,也有七情六欲,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真实的一面,我希望你如果不喜欢,但至少…不要讨厌他…” 爆豪淡淡的说道,并将杯子放到了台面上,转身走向了门口
  
  “谢谢你的牛奶,很好喝”
  
  
  豪华的房间里再一次只剩下了绿谷一个人,他站在了镜子前手微微颤抖着。
  
  
  ——我怎么会讨厌你……
  
  
  
   回到房间的爆豪躺倒在了床上,唇齿间还留有淡淡的奶香。
  
  
  闭上眼,他的脑海里浮现的,是绿谷的模样。
  
  
  
 我并不知道王子为什么会喜欢女主,那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我知道,我喜欢你。
  
  
  

  
  
  
  PS 瓶颈期,更新慢,希望大家不要怪罪QAQ
  
  
  
 
  
  
  
  
  
  

黑与白,你和我

( ºï¹ƒº )总感觉自己拖后腿了QAQ

二铅O-O:

  é©±é­”师咔和恶魔久


    ooc雷打不動 
  
   æ‰€æœ‰äººç‰©æ€§æ ¼ï¼Œæ•…事設定均為私設 
   
   åŠ‡æƒ…前提  :雙方已交往,無個性社會,故事背景設定為有惡魔存在的世界。  


      
  世界每天都在變化著,而在當下這個社會里,主要群體大致分成了三種,魔法師,異能者,人類。這三種群體並不獨立生存,而是相互交錯,共同生活在了一起,形成了如今這個現象。   
 在小孩子十二歲以前,是不會表露出群體特征,只有在十二歲以後,才會漸漸的顯露出來,如果有異能,那日後可以成為一個驅魔師,如果是與驅魔師的異能相剋的魔法,那麼就是惡魔,如果都沒有,那就是普通人類。   
 和種族無關,惡魔的後代也可能是人類,驅魔師的後代也可能是惡魔。   
 為了約束心懷不正的惡魔或是有著異能的人,兩種群體間都建立了相對於的組織。 
    çˆ†è±ªå‹å·±æ˜¯å€‹æ€Žæ¨£çš„人?   
 如果問他的同事,他們會說“他是一個天才,強者”,如果問他的家人,他們會說“那個臭小子,脾氣臭的要死”,由此我們可以知道,爆豪勝己是一個脾氣很臭但,是一個天賦異稟的人才。   
  正逢節假日,爆豪勝己難得有了一兩天假期,回家過節。躺在床上玩著手機,初秋的燥熱令他感覺有些煩躁,拿起了一旁的毛巾一下下的往脖子上擦拭著。同時還不忘回復手機另一頭的人。   


 「小勝,聽說你放假了哦~」     


 「嘖,你想幹什麼?」      
    
    ã€Œç•¶ç„¶æ˜¯ç´„會啊,不然呢」      


 這是爆豪勝己失而復得的馴幼染,在他十二歲那年住在他家附近的對方搬走了,十年之後才再次相遇,並且還升級成為了戀人關係。   


 「麻煩」   


 「那我明天在市中心的花園水池等你,就這樣定了」   


 「……我答應你了嗎?廢久」     


 「沒事啦,反正小勝最後還是會去的,不要讓我失望啦,小勝」     


 當再一次遇到綠谷時,爆豪勝己已經是一個出色的驅魔師了,而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綠谷居然是一個惡魔,而且性格相對過去而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今晚給我過來吃飯」爆豪勝己沒有回答綠谷的問題,而是直徑扔下了一句不容得反抗的話道     


 「如果是吃了這頓飯明天就不出去了的話,那我不過了」     


 「不管」   


 爆豪惱火的看著綠谷的回復,眉頭一皺,潦草的回復一句后,把手機屏幕一關隨手甩到一旁,不再回復綠谷了。     
 眼看爆豪遲遲不回消息,綠谷看著屏幕,心想他多半是又在發火了。“真沒辦法呢~”走在路邊的他,停止了腳步招來了一輛的士,開始往回家的方向駛去。       
 綠谷是一個獵人,正確來說,是異能獵人,和爆豪勝己的工作一樣,他是一個約束那些心術不正的異能者的存在 ã€‚     
 片刻,綠谷便到了目的地,他走下車,可並沒有打算往回家,而是走到了附近的公園裡坐了下來,掏出了口袋裡的一枚精緻的懷錶,看了看時間,隨後又再一次的放回到了口袋里。   
 黑色外套,白色里衣。除了那一頭墨綠色的頭髮和眼睛,如今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出當年他所代表的綠色。   
 頭上黑色堅硬的雙角,在蓬鬆的頭髮相應下顯得柔和了很多,儘管是這樣,可他的臉上卻是掛滿了笑意的抬頭看向了天空。   
 “今天天氣挺暖和的呢…”綠谷拾起了一旁的一片落葉,拿在手裡轉動,眼睛里卻高度注視著,就像一只野獸,在虎視眈眈著面前的獵物一般。   
 下一秒,綠谷的手掌里燃起了綠色的火花,片刻,那一片落葉便絲毫不剩了。    
  如果說爆豪是驅魔界出了名的獨行者,那麼綠谷可以說是獵人行業里的一朵不折不扣的奇葩,他就像一個笑話一樣,突然冒了出來,發出了異樣的光芒,在實力的世界里,他和爆豪勝己一樣,由不得別人說什麼。     


 綠谷接的任務從來都是隨心所欲的。
      
    é€™é»žï¼Œå°±é€£çˆ†è±ªä¹Ÿçœ‹ä¸é€çš„,多年後再一次見面,他已經是一個笑臉嘻嘻的惡魔了,而且總是出現在自己執行任務的附近。     
 “小勝性格這麼久了果然都還沒變呢”綠谷感慨道,眼裡還是露出了幾分懷念。公園裡的人並不多,顯得有些冷清,綠谷臉上的笑容與其相較起來顯得有些凸突,所有認識他的人都很好奇他在這十年里經歷了什麼,但他並不打算讓人知道自己過去都去了哪裡,都遇到了什麼。     
 他只想待在爆豪勝己的身邊,作為朋友,作戀人。     
 綠谷想著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伸了伸腰骨后慢慢的開始走向爆豪家的方向。     
 熟悉的街道,可十年間,住在這裡面的人卻是換了一批又一批,留給綠谷的,只有腦海裡的那一幕幕的回憶,還有一直留在這裡居住的爆豪勝己。  
   è…³æ­¥åœåœ¨äº†çˆ†è±ªå‹å·±å®¶çš„門前,綠谷輕輕伸出了手指按下了門鈴。屋內,被門鈴聲驚醒的爆豪勝己睜開了眼睛,神色不悅的爬起了身,走到了對講機前道   


 “誰啊!”   


 “我啦,小勝快開門”   


 “嘖,麻煩死了”   
 說完,爆豪勝己走到門外給綠谷開了門,卻沒想到綠谷下一秒就跳到了他的背上,圈住了他的脖子。爆豪勝己立馬回過神穩住腳,下一秒就習慣性的用手兜住了背的綠谷的臀部。    
   
“知不知道危險!想死嗎?!”


   ç¶ è°·çš„體重並不重,兩人在身體定格的最後,綠谷也依然沒能高過爆豪勝己,而如今,原本可愛臉龐加上爽朗的燦爛的笑容,更是讓爆豪對他的脾氣抵消了不少。   


 “嘛,小勝的話肯定不會有事的”   


 “……唉”     


 “阿姨和叔叔大概還要幾天才會來?”綠谷把臉湊近爆豪的耳邊問道     


 “誰知道他們,或許心情一好又計劃去哪了”爆豪輕歎回答。      


     â€œçœŸå¥½å•Šï¼Œæˆ‘也想和小勝出去玩”進入屋內,爆豪勝己將綠谷放到了沙發上,看到了綠谷鼓著腮幫子正喃喃自語。     
 爆豪勝己有時候會想,面前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十年前那個綠谷?當年冷靜縝密的風范如今已蕩然無存,只剩下像一個小朋友一樣貪玩的性格,自己感覺就像養了個兒子一樣。     
 但是爆豪無法否認的是,當遇到事件發生時,綠谷就像換了個人一般,全是發出的氣場絲毫不遜色與他,就像一個披著羊皮的大魔王。     
 爆豪勝己掏出了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離晚飯的點還有點早,就倒了一杯水放到綠谷面前道   


 “怎麼這麼早過來了?”    


     â€œä¸å¯ä»¥å—Žï¼Ÿé›£é“小勝不想見我嗎?”   
 綠谷看向了爆豪勝己,他墨綠的雙眸就像蘊含了一片深林,清澈,卻又看不到底,就像一個漩渦一樣,讓人覺得下一秒就溺死在他的眼裡。      


    â€œå¯ä»¥ï¼Œä½†æ˜¯æˆ‘在睡覺啊…我已經兩三天沒睡了” 


 爆豪勝己轉過頭靠在了椅背上揉了揉額頭道。      
   å¢»ä¸Šçš„老鐘時不時發出一聲滴答的響聲,綠谷也學著爆豪勝己的樣子靠在了椅背上然後伸出手輕輕的將爆豪的頭撥過來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道   


 “小勝,要是任務太重了的話可以不接的,太危險了”    
      
只見爆豪勝己依然閉著眼睛,但卻沒有反抗的由著綠谷讓他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后,順勢還挪了個舒適的位置才慵懶的回答道。    
   
“別拿我和那幫廢柴相比,沒什麼好擔心的”     
 綠谷被爆豪靠著那側的手心覆上了一層綠色的光,綠谷正用著能力在為爆豪舒緩疲憊和不適感,一遍遍的輕輕的撫摸著爆豪勝己的頭,觀察他的表情變化。       


 “那我下次跟你一起去吧”綠谷輕聲道   


 “別跟來”   


 “為什麼呢”   


 “我怕別人會傷到你”     
 明明心裡對對方的實力給予了認可,卻因為在情感的覆蓋下,變得格外的擔憂,爆豪勝己對於自己會說出這番話感到驚訝,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隊伍里其餘的驅魔師若是動了綠谷一根汗毛,他真的會不顧情面的去大打出手。     


 “我…很強的啦…我會看好我自己的,倒是小勝你自己不注意啊,還在跟我講條件。”   


 爆豪微微睜開眼,紅眸迷糊的看向前方道   


 “廢久你是不是欠揍,難道我很弱嗎?”   


 “啊啊~是了是了,小勝最厲害了,好了沒”綠谷無奈的笑著,他們都是抓撲對方族人的存在,居然還會擔心這些。       


 “……”     


 “話說小勝,你頭起來一下吧”     


 “為什麼?”     


 “我胳膊酸了”   


 綠谷很淡定的推了推對方的頭,卻發現對方似乎沒有想要起來的意思。   


 “不要”   


 綠谷有時候也在想,爆豪勝己這十年間到底經歷了什麼,脾氣雖然好了不少,但是,居然会耍赖了。    


   æ­£æ‰€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當得了爆豪勝己的男人沒個兩三招那可怎麼行?只見綠谷放棄了勸說,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后說“小勝,那你的意思是明天陪我出門了?”  
  “我什麼時候答應你了廢久”  


  “你要是不起來我就當你答應了”   


     ã€€â€œâ€¦â€¦â€ã€€ã€€ã€€ã€€
   ã€€ç”·äººä¹‹é–“的對話永遠是那麼的簡略且精簡。綠谷稍低颌看向了爆豪,只見他迷糊的雙目正透露出思考的表情。    


      ç‰‡åˆ»ã€‚         


 “好,但是我有個要求”爆豪嘴角一勾,赤眸里閃過一絲狡猾的眼光     


 “什麼要求?”    


 只見綠谷一手扶額,感受到了爆豪的腦袋稍稍抬了抬后又再次挪了一個更加穩固的位置靠下。   


 “今晚留下來”爆豪平淡的說道   


 綠谷一聽,眼睛因驚訝而微微收縮,他看向了爆豪勝己的腦袋道   


 “就…就這個?”   


 “是啊”   


 “不…不是…小勝,你原本以為我沒打算在這過夜的是嗎?”     


   â€œä¸ç„¶å‘¢ï¼Œä½ åˆä¸å§“爆豪”  


  綠谷是個聰明人,他又怎麼沒聽出這番話的暗夾的意思,綠谷用另一只手拉過爆豪的一隻手道   


 “其實我今晚本來就沒打算走啊…阿姨把我媽媽半路叫去旅遊了…”     
 綠谷抓了抓臉,眼神躲避的看向了房裡的四周,可是語言上卻開始語無倫次了。   


 “行了,就這樣吧廢久”   
 達成協議的兩人都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只是偌大的客廳突然間又歸於安靜,須臾,綠谷終於開口了   


 “我說小勝,你要是實在想靠著我,你可以換一個胳膊……不然到時候你要是年紀輕輕有頸椎病就不要說我沒提醒你哦……”   


 “……”   


 爆豪勝己猛抬起了頭看向綠谷,從他的行動中綠谷看得出來剛剛的治療有效了,綠谷笑著繼續道   


    â€œæˆ‘說的是真心話”   


 “算了,時間也不早了,先吃晚飯再說”  


 爆豪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身體后走向了廚房,綠谷也終於可以活動一下胳膊了,他脫下了外套,解開了裡衣領子上的幾顆釦子,拿起了爆豪勝己為他裝來的水放到了嘴邊緩緩倒入口中,隨後扭頭朝著廚房的方向喊     


 “小勝,可以吃了就叫我!”                                       


【未完待續】
   
恶魔久大概长这个样子↑
这次是空君和我合作哒!(第一次和写手合作)所以第一章是由我来发,第二张空君来发(捂脸)
     å…¶å®žæˆ‘很喜欢这个设定(悄咪咪)恶魔久实在太可爱啦
如果喜欢的话还请点一下小心心和小蓝手
(顺便悄咪咪问下喜欢我的那种画风)
  æœ€åŽè‰¾ç‰¹ @糖炒栗🌰 ï¼ˆè™½ç„¶å¥¹åº”该还没有醒www)
  

【r27】心悦君兮,君亦知 3

  【不够完美又如何?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看着静静离去的背影,里包恩没有再说什么,也许是因为面前这个渐行渐远的男子说的那番话让他太过惊讶,又或许是因为这番话深深的传到了他那坚硬的内心中那唯一一处柔软的地方。
  
  「终于还是长大了啊…纲…」
  
  
  里包恩拉了拉帽子,回头走到座位旁拿起了自己的外套,随后转身向门口走去,空荡荡的房子里,留给纲的,是一声隔着一扇门也抵消不去的关门声。纲坐在椅子上,心灰意冷的用手搓着脸,眼里尽是悲伤。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里包恩…」
  
  
  独自一人走在道路旁,尽管太阳很晒,很烈,却也透不过里包恩此时脸上的阴霾。
  
  他怎么会没听懂?
  
  
  可里包恩无法回答他,哪怕抛开师徒关系不说,他是个杀手,人生这一条道路,干他们这行的谁又能向谁拍着胸口保证我一定可以与你白头到老?
  
  里包恩抬头,看向了太阳,他的嘴角微微一勾。
  
  「纲…其实我才是软弱的那方吧…」
  
  
  其实你不知道,在我对生存失去信心时,是你让我产生了,想要活下去的念头,我才发觉,原来,杀手黑暗的世界里,竟然也有一丝名为救赎的光芒。
  
  
  里包恩是个淡定的人,他拿出了手机拨给了迪诺道
  
  
  “迪诺吗,你定后天的机票,三天之后在纲家里集合。”
  
  “啊,什么事那么急啊里包恩,任务不是下周一吗,今天才星期三啊”
  
  “别问那么多了,照做就是了”
  
  
  “好吧好吧”
  
  
  当里包恩回到别墅,来到纲的房间时,发现纲坐在房间里睡着了,手里握着一支笔,在手臂下压着一个小小的本子。
  
  “怎么这么不注意…”里包恩走到纲身边,凑近了看了看他,发现对方睡得很沉后只能轻轻的将他的手里的笔拿开后将他慢慢的抱了起来。
  
  纲的脑袋靠在了里包恩的肩膀上,毫无防备的睡着,沐浴后淡淡的皂香,传到了里包恩的鼻子里。
  
  
 里包恩慢慢的把纲放到床上,为他盖好了被子后 准备转身离去时,看到了桌面上的本子,再三犹豫下,里包恩还是走了过去,打开了它,厚厚的一个本子已经用到了最后几页,里包恩翻开最开始的一页看到日期上已经是两年前的时间了
  
  
  【里包恩今天早上八点的飞机,他忘了拿围巾不知道去到国外那边会不会冷】
  
  
  【今天生日,收到了里包恩的礼物,是一双喜欢了很久的球鞋 】
  
  
  【今天发觉里包恩的声音有些沙哑,问他是不是生病了他也不说……好担心啊……】
  
  
  【今天有人说要给里包恩介绍对象,对方是一个呢…虽然心里很难过,但是只要里包恩幸福的话,那就好了】
  
  
  …………
  
  
  连里包恩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在一页的翻着,每一句话都没有漏掉,并不算特别工整的字体在小小的本子上留下了痕迹,记录着这两年间,他对纲一点一滴的好。甚至很多是连里包恩自己都没察觉。
  
  
  里包恩深深的吸了口气,直到他看到最后一页,就是纲不久前才写下的。
  
  
  【里包恩,抱歉,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说,因为我知道,在你身边我作为一个学生,我并非最优秀的,作为一个首领我也并不是优秀的,但是我希望,站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获得荣耀的弟子是你最优秀的那个……】
  
  
  【喜欢一个人也许真的找不到什么理由吧?我真的很想将最好的展现在你面前,可是我实在是太笨拙了。可是即便是这样的我,这么多年你依然待在我身边,其实我是不是不应该再奢望太多呢?但是我并不后悔,我只希望里包恩可以幸福】
  
  
  这一里面的每一个字,就像一根根小针,扎在了里包恩的心上,他合上了本子,转身看了床上下正在熟睡中的人。里包恩承认了,在自己心里那最柔软的心尖上,已经有了一个名叫沢田纲吉的人。
  
  他慢慢的走到床边,脱下了外套,身子靠在了床边,也闭上了眼睛。
  
  
  
  窗外鸟鸣阵阵,没人任何人去打扰此刻的宁静。
  
  
  直到傍晚,当纲醒来时,窗外的阳光已经开始渐渐黯淡了,他睁开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身边。
  
  
  “诶……里包恩?他怎么会在这里?”
  
  
  纲轻手轻脚的掀开了被子,凑近了里包恩的身边细细的观察着他。
  
  
  “你看什么?”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纲立马退后了几步。
  
  
  “原来你没睡啊,真的是,吓到我了”纲回过神,盘腿坐正了道
  
  
  “这么点事情就吓到了,看来你的修行还不够啊,纲”
  
  “啊?”
  
  里包恩起身,再一次拿过身边的衣服,站起身看向了纲 ,却发现纲也在看着他
  
  “任务定在下周一了,过两天我们就启程回日本,等下换好衣服出去吃晚饭”
  
  “喔,好的”
  
  等纲回答完,里包恩就转身离开了纲的房间,留下了纲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里包恩的房间里,他正从行李里拿出了一套烫的工整的西装放在了床上,转身走去了浴室,片刻立马穿来了阵阵哗啦啦的水声。
  
  纲从床上跳了下来,同样的,翻找着行李 ,长大后的他早已不再是一套运动服就搞定了,为了塑造一个首领的形象 他的衣着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诶,我看看。”
  
  纲手里拿出了一套休闲西装,放在面前细细打量着。
  
  
  夕阳还是依旧的缓缓落下着,可些事情却在不经意间悄悄变化了。
  
  
  
  【想要评论இдஇ觉得这还OK的小天使们给个评论吧好不好QAQ?】
  

【r27】心悦君兮,君亦知 2

  
  
  宽敞的别墅里,里包恩正坐在客厅里,面前的电视机虽然播着精彩的节目,可他的目光却停在了手里的屏幕上,面无表情。
  
  
  这次的旅行是纲私下约里包恩的,所以正常的发展应该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哗啦啦的热水从花洒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打湿了纲头发,水,使他的头发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平日里松软的头发塌下来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站在花洒下,不觉陷入了思考。
  
  
  当纲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里包恩那一刻起,他就发觉了,在他和里包恩身边从来不会只有他们两个人。
  
    虽然这次的旅行是自己刻意安排的,但是纲似乎低估了自己的羞涩程度,并没有随着年龄和实力增长而变得从容。
  
  「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话说里包恩那个任务是什么呢……我大概帮不上什么吧……」
  
  
  就这样,纲机械性的洗了下身子,居然也洗了半个多小时。
  
  
  里包恩见状便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门道
  
  
  “纲,洗完没?”
  
  “啊,抱歉,马上就好”
  
  被打断的思绪立马回到了现实,纲关上了水,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了一条干净的浴巾擦干了水后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打开门,却是对上了里包恩那带有责骂神色的脸。
  
  
  纲怂了一脸后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没有说话,见状的里包恩拿过了一天毛巾,走到了他身边坐下将毛巾扔到纲的肩膀上道
  
  “把头发擦干,然后听我说”
  
  “嗯,好,里包恩你讲吧”
  
  也许是刚刚洗澡那半个小时想的事情让他还留有着些许伤感,待里包恩刚打算开讲时却看到将毛巾盖在头上的纲,表情有些不对,他低着头,咧着牙齿,手正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你怎么了?”平平淡淡,仿佛没有感情一样机械性的问候,虽然换做以前纲没有在意过这些,但是他承认他看不透面前这个人,以前他只是觉得,一个被冠有冷血无情称号的人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有多冷血,多无情,而是内心很决绝,果断。
  
  并非发自内心本意。
  
  可他现在觉得……
  
  面前这个第一杀手,从找到他那一天起,只是摘去了冷血,说他无情,估计谁也不会认同,但纲觉得,这样待在里包恩身边,听着那种没有感情般的问候,他的内心是复杂的。
  
  
  片刻,纲微微抬起了头转头看向了里包恩道
  
  “嗯,没事,你说吧,是不是有关任务的事情”
  
  
  看着纲神情间闪过一丝忧伤,里包恩的内心颤了颤,可他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面不改色。
  
   “啊,是的,主要的以娱乐为主吧,可乐尼洛和了平他们也会参加的”
  
  “还有呢……”纲轻轻的说了一句。
  
  “岚和一平吧…具体的我也没多问,毕竟赢的会是我们”
  
  
  里包恩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偏偏这个笑容让纲更为难受,本意只是想请里包恩和他一起来享受一下独处的时光,因为两个人都是不会轻易开口说内心想法的人。
  
  
  “师徒吗…里包恩…这样的话,迪诺师兄去也可以吧…”
  
  
  “没错,原则上也是可以的” 里包恩似乎已经察觉了纲的想法,可他没选择去戳穿。
  
  “那我去拜托下迪诺师兄好了,对了他应该没有受到过长大后的你的训练吧,借这个机会吧”
  
  
  纲说着,站了起来,走到电话机前拿下了话筒,里包恩也随后站了起来道。
  
  
  “你不去吗?”
  
  “里包恩的意思只要是赢了就可以了吧,至于是谁,里包恩你根本不会在意吧”
  
  
  这一句话似乎让一直以来胸有成竹的里包恩瞬间沉默了,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纲拨通了电话给迪诺,然后在电话拨通的那一瞬间,一张笑脸瞬间布在了脸上,待电话结束,将话筒放回原处的那一瞬间,就像变脸一般,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刚刚的笑脸仿佛荡然无存。
  
  
  里包恩沉默后开口了,他道
  
  
  “既然谁都可以,那你为什么不去?”
  
    午后的天气总有些炎热,纲的头发很快就干了,他将毛巾搭在脖子上,准备向房间走去,听到了里包恩的话,他停下了脚步,迟疑了片刻道
  
  
  “因为我不想再当你的学生了”
  
  
  
  
  
  
  
   【想要评论QAQ,有可能今天晚上还会发一章。】
  
  

【胜出】他与他的二三事 5

  

  【伍】 老板?大大?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这是并不是绿谷第一次听到爆豪的声音,低沉中略带磁性的烟熏嗓,就像一味迷香一样,简短的几个字就能让人幻想到他的模样仿佛在向你伸出邀请的手一般。
  
  那次在漫展上,哪怕是面对面,爆豪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有几句,但距离如今已经很久了,绿谷只记得那个声音很好听,至于其他的,他忘了。
  
  
  在美好的第一印象下去听语音多少有些美化的效果,绿谷很激动,他一次次的点开这段只有两三秒的语音,激动得在床上抓着被子扯拉着,暗搓搓的期待着那天的到来。
  
  
  转眼间时间就到了星期五的下午,绿谷一下课就跑出了课室,回到了出租屋拿了行李后开始走去爆豪后来定好碰头的地方。
  
  
  他学校附近的那家书屋。
  
 
  此时,爆豪收拾着厨具,正擦着桌子,突然身后的手机闹钟响了。爆豪加快了干活的速度,赶在了学生还没来前拉下了半扇铁闸。
  
  小跑的来到了十字路口,站在书屋的对面,爆豪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他,爆豪转身将抹布洗干净挂回了原地,走到店里更衣室,绿谷走到店前弯下腰,走了进去,发现店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啊咧?这家店今天这么快关门了吗?”绿谷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抱着行李奇怪的喃喃道。
  
  他就这样乖乖的坐在了门口旁的沙发椅上,哪怕斜阳照在了他身上显得有些刺眼 。爆豪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拉扯着衣领的那一瞬间看到绿谷,看到了他就这样坐在了面前。
  
  这一次他是为了他而来。
  
  
  不知怎么的,爆豪突然怂了,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同时也在思考着该怎样去解释。片刻,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终于开始走向门口的绿谷。
  
  
  听见脚步声,正在看着手机的绿谷立马抬起头,看了过去。
  
  
  “那个,老板不好意思,我在等人,不会影响到你工作吧?
 
  
  绿谷立马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人脸色似乎有些不友善,连忙解释抱着面前的背包并打算弯下腰走出门。
  
  “啧,你要去哪里?”
  
  如果直白的告诉绿谷面前这个人就是他喜欢的大大,绿谷或许还会抱有一丝怀疑,并不是说面前这个男人资质不如自己心慕的那个人,而是他不相信一直以来他离他那么近。
  
  
  近到,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绿谷愣住了,手臂紧紧的环着背包,仿佛要将它嵌入自己的身体一般。那一声略带厌恶的【啧】就像一个标志一样,随后他对上的,是那天,他差点就忘了的那种带有压迫感的眼神。
  
  
  “你是老板…还是…大大?”爆豪的这个人此刻在绿谷眼里看来就像披了多层皮的狼, 镜头里的他是一个,店里的他是一个,妆容下的他是一个,现实里的他又一个。
  
  绿谷糊涂了,如果不是现实告诉他,那些都是同一个人,他甚至自始至终都把他心里的爆心地集合了这世界上他认为最好的事物。
  
  就像一个女生幻想自己心目中那个虚无缥缈的白马王子。
  
  
  
  “随你喜欢”
  
  爆豪拿起自己的行李背到了身上,另一只手拉过了还在发愣的绿谷,待绿谷走出了店门,爆豪随后也走了出来。手腕上爆豪刚刚拉过的地方好留有余温,那不是夕阳的温度,那是来自爆豪的皮肤,属于他的温度。
  
  
  绿谷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就这样站在爆豪身边不远的地方,看着他。
  
  待门锁好后,爆豪走到了绿谷身旁,看了一下绿谷,没有说话,爆豪没办法只能再一次的拉起了绿谷带他走到了附近的一个商场的地下停车场。
  
  
  绿谷就这样由着爆豪拉着,他已经确信面前这个男人就是爆心地了,但是正是因为是这个原因,让他此刻不知道该做什么举动才好,挣脱他?这样会不会显得有些不好,毕竟对方好心好意的拉着自己。 留着的话,绿谷就觉得自己会忍不住的胡思乱想,他觉得这一段简短的路程都可以演绎一出青春狗血剧了。
  
  所以他选择沉默,任由着爆豪拉着他。可他不知道爆豪也在观察着他,他原本以为绿谷会甩开他的手,但是意外的是并没有,而且还很听话的给他拉着。
  
  爆豪的想到这里心情瞬间好了不少,至少绿谷没有反感他,毕竟在绿谷喜欢的是虚拟的世界里的爆心地,那个在很多人眼里看来,完美的他。
  
  可现实不一样,现实是很残酷的,所有东西都不是完美的,包括现实里的爆心地。
  
  爆豪走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前停下了,绿谷抬头,看到了驾驶位置上坐着一位金色头发的男子正趴在方向盘上睡觉。
  
  避免自己的暴脾气,爆豪走到车窗前敲了敲,车内的人透过开着的车窗看到了门外的爆豪……以及在他身边的绿谷。
  
  
  “啊,爆豪”
  
  爆豪没有说话,走到副驾驶位置前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然后在关门之际对绿谷说
  
   “上车吧,人偶”
  
  “诶,好的”
  
  慌忙间,绿谷拉开了后座的门坐了进去,待绿谷关好车门,爆豪将自己的行李伸给了后座的绿谷道。
  
  “麻烦你帮我拿着了”
  
  “喔,好的”
  
  绿谷接过爆豪的行李,上鸣揉了揉眼睛笑嘻嘻的道
  
  
  “帅哥,怎么称呼啊”
  
  绿谷一听,连忙回答道
  
  “绿谷…出久……”
  
  “绿谷啊,我叫上鸣电气,可以说是这家伙的友情摄影师了”
  
  爆豪听到绿谷和上鸣聊的那么欢快,瞬间不爽,连忙道
  
  “赶紧出发了,白痴脸”
  
  “收到!”
  
  于是三人踏上了这次周末的短暂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