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

目前海贼激情产文中……

【露中】胡同 3

  

友情向文,ooc常在,私设如山,本文讲的民风故事以及事迹,均为虚构,当架空文看就没错了,无历史背景。

   王耀起身去打亮了灯光,顿时,整个大厅都明亮了起来,王耀坐回到桌子前,看着伊万没有说话

  

  “干嘛?”伊万察觉到了王耀的目光不习惯的别过了头看向了别处 道

  

  “话说伊万同学你有没有注意过自己身边的事物呢?”王耀看着伊万的反应心情似乎有几分愉悦,便问道

  

  “没有,你不是说讲故事的吗?”

  

  “嗯,的确,这个故事就是关于这条胡同的故事”

  

  “哦……” 伊万应道,意识因为喝了酒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他趴在桌子上看着王耀,看着他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后开始讲。

  

  

   “其实这里已经很老了,在我最早的印象里,这里是被人叫做旧巷,因为他实在太旧了,所以陆陆续续的,这里的人们都离开了这个地方……”王耀皱眉,看着台面上的烛火,陷入了回忆,

  

  那一年,他听说在这个城市里有着一种酒,传言一旦品尝过,便再也忘不了了,所以王耀才来到这里,想找出那个制酒的人。

  

  可当他兜兜转转找到这里时,这条胡同里只剩下了一户人家,而且还是一个少年在居住着,王耀迟疑了一会还是向那个少年走了过去,问

  

  “请问,这条街里是不是有卖酒的人家?”

  

  少年闻声偏头望去并没有在意王耀随即看了一眼后转身进入了屋子说

  

  “家父已故,不卖了” 说完便想关门不再打算和王耀说什么,听到这番话,王耀的身体首先做出了反应,他首先是一手撑住了门,不让对方关上,那一刻他没在意到少年正用着惊讶的表情看着他

  

  “啊,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让我进去坐坐”王耀收回了手,带着歉意的说

  

  “随便你”少年留下门便自行走进去了

  

  “打搅了”

  

  一进屋,扑面而来的酒香令王耀内心一怔,他走到桌前随意的擦了擦一张椅子上的灰尘坐了下来,不久便看着少年从厨房里提出了一壶茶水和两个破了口的茶杯。

  

  “坐够了就赶紧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少年并不打算和王耀有过多的接触,但骨子里的待客之礼还是有的

  

  王耀谢过了他,并没有因为对方只是一个少年而对他有着不尊敬的行为。见少年也没打算和他聊什么,就自己去捣鼓了,王耀也只是看着,没有作声,他发现这个少年的眉头一直都是紧锁着的,眼里仿佛再也容不下其他事情一样 ,这让他产生了好奇,王耀看着开口问

  

  

   “这里不是有在制酒吗?既然令尊是上代,那应该有教你吧”

  

   少年闻言,转头怒视着王耀大声吼道“你一个外人懂什么!”

  

   “家父不在了…酒也就没了……还有婚约也…”少年随后越说越小声,这个年纪里本应有的那种对未来的向往的目光,如今在他眼里只剩暗淡。

  

  王耀看着突然笑了,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问

  

  “你是担心婚约的问题吗?”

  

  “大概吧…不过我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让对方得到幸福……”少年转头看了眼王耀,叹气的说 ,只见王耀突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起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

  

  “原来是这个问题啊,可是我想对方并不是那么想的”

  

  “你一个陌生人又知道什么!” 少年看着王耀的笑脸投去了质疑的目光,随即喊道

  

  

  “既然这样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吧少当家” 王耀无视了对方的话说道 浅笑的说

  

  

  

  

  

  

  …………

  

  

  “然后呢?你该不会把女孩绑来给他做老婆了吧”伊万调侃的问了一句

  

  不过刚经历失恋的伊万此时也为那个少年难过起来, 正是因为喜欢对方,才不愿意过多的去纠缠吧 ,不过说到底也还是襄王有梦罢了

  

  

  “怎么可能”王耀无视了伊万回答说。

  

  

  

   …………

  

  

  

  “什么交易?”少年停下了手里的活,眼睁睁的看着王耀,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生怕稍有不慎一溜烟的就消失在了眼前。 他选择博一把,所以他选择了相信面前的这个陌生男人。

  

  “我可以帮你恢复你家当年繁盛的模样,只是……”王耀说的很慢,似乎像是在给对方一个思考的时间。

  

  “只是什么?”少年急切的问道,他不再无视王耀的话,他知道如果面前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一切都可以改变。

  

  是的,那一刻,他天真的那么认为,上天真的会掉馅饼。

  

  王耀迟疑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目光坚毅,倒也不忍心再停顿

  

  “只是,这是有时限的,十年,这十年里如果你可以将令尊的酒业再度保持发扬下去,那么将什么事都没有,你会家庭圆满,事业有成,不过……若是你没做到,那么,就连你现在所剩的东西都会不复存在了……”

  

  

   听完王耀的话,少年没有作声 而是转头看向着自己曾经陪伴自己长大的这间房子,想了想,随后回答道

  

  “好,我答应你”

  

  

  

  

  …………

  

  

  

  王耀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水,倒是把一旁听故事的伊万急得个半死,伊万忍不住的去抓住了王耀的手臂晃了晃说

  

  “诶诶,你别顾着喝啊,倒是继续讲啊,话说你是不是放高利贷的啊王先生”

  

  这一句疑问倒是在王耀的意料之外王耀看向伊万挑了挑眉说

  

  “你看我像吗?”

  

  “不像,不过你倒是继续说啊”

  

  

  “别急啊…你总得让我喝口水吧…”

  

  

   …………

  

  

  少年家酒业的名声再一次响彻在了业界,回到了当年他父亲还在世时的那番景象,也如愿的娶到了当年许下了婚约的少女,仿佛一开始那番落魄的景像就是一场恶梦,现在梦醒了,他回到了家庭事业双丰收的现实。

  

  

  只是他怎么也忘不了,这个景象只有十年,只有酿造出当年父亲还在时那样的酒,才能让他再继续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不然,这不过是一场长达十年的梦而已。他不敢忘记, 他还清晰的记得那天王耀和他说的话 ,那一天的场景历历在目仿佛还在昨日一般。

  

  

  

  “那请问先生如此慷慨相助,是为何目的?”

  

  “不过是想品尝一番这世人称赞的好酒罢了”

  

  

  “真不知该如何感谢先生的大恩大德,我会铭记于心的”

  

  “少当家言重了,是福是祸,这一点由你来决定,至于报酬,便到时候再说吧”

  

  

   …………

  

  

  “所以呢…?”伊万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问。

  

  “所以你困了,我带你去房间睡觉吧”王耀无奈的笑了笑深幽的目光盯着面前这个异国的年轻人,他拉起伊万扛着将他带到了卧室里,将伊万放倒再了自己的床上,只见伊万一沾床不到五分钟便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帮他脱了鞋子之后的盖上了被子,吹熄了一旁的蜡烛,转身离开了房间。

  

  王耀对于睡眠并没有过多的规定,他拿起烛台走到了后院,打开了地下酒窖的门,随后走了下去

  借着烛火的微光,王耀的身影被拉的斜长,酒窖里,过道两旁都放着着大大小小很多酒坛子,扫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不远处的角落上的一坛酒上,他走到酒坛面前,拭去了上面的一层细灰,满意的勾起了嘴角看着它,脑海里却浮现了得到这坛酒时的场景。

  

  

  王耀并没有赴他和少年的十年之约,年轻时的一别,再见,是在三十年后,少年已经成功的做到了与王耀的约定,而这一坛,则是见证他成功的第一坛酒,他按耐着内心的喜悦将他收藏了起来 。王耀其实一直都有在注视着他,他想知道一个人的初心到底可以坚持多久?

  

   直到少年将这坛酒交到他手上时,他内心才得出了一个答案,原来这个人,他没有忘。

  

   就像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卷,王耀笑了,尽管少年后来也给王耀送过很多酒,可这一坛还是被王耀珍藏在了酒窖里。 封条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了,只能依稀看到几个数字

  

  

  ——始1950年 ……赠王先生

  

  

  王耀走出地窖吹熄了蜡烛,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正是今晚他在客厅的那本,而封面上只写着四个字《柳家酒传》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