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

目前海贼激情产文中……

【胜出】独属于你(短篇)

  

        旧文重发,当然有机会的话还是会产些新的粮,文笔不好,多多包涵,ooc常在,后面会时不时会选些旧文重发,谢谢阅读

  

  

  

  剧情前提 :   胜出二人已经从雄英毕业,已婚,两人不在同一个事务所,由于两所的事务所距离并不远,两人合租了一所公寓。 非原作向,日常文。

  

  

  

     有很多人问过绿谷一个问题。

  

  

  

  【爆豪的这种臭脾气你是怎样忍受的?明明当初有个那么好的轰焦冻你不选】

  

  

  每次遇到这个问题,绿谷都只是笑笑的挠着脑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能感叹时间飞速,从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到站在他的身旁,然后成为彼此一生的陪伴。

  

  就这样一晃就过来了,连绿谷本人都觉得这太不可思议,回过神想,爆豪这种脾气自己到底是怎么忍耐的,但这个问题连平时被人当成为“智多星”一样他,自己都想不明白。

  

  绿谷大概是最清楚爆豪脾气的人了,所以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爆豪能像当初追求他的轰焦冻一样,对他温柔体贴。

  

  “要小胜变的像轰君一样那么温柔?这怎么可能呢”绿谷坐在阳台上,修剪着盆栽,然后自顾自的喃喃道,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客厅看着他的那一抹淡黄色的身影。手中的遥控器被紧紧的抓在手中,眉头紧凑着,红宝石一般的眼眸中发出着几分怒气。

  

  

  爆豪他听到了,心里一把不悦的怒火突然冒起。

  

  回想当初一开始是轰焦冻先追求绿谷的,只是,就是因为轰焦冻这种温水煮青蛙一样的温柔,到了最后,被爆豪截胡了,出来工作后,爆豪便找了个离绿谷所在的事务所距离较近的事务所,开始了他那“热血”的追求路。

  

  交往不到半年,便被爆豪拉进了婚姻登记所,使出了浑身解数的让绿谷在大众意义上嫁给他。

  

  只是那时候他也没想到,绿谷居然也没怎么反抗,而是很淡定的,把名字签了手续办了,照片拍了。然后两人找了一个距离两者事务所均衡起来距离比较平衡的公寓,开始了同居生活。

  

  绿光也没说什么,睡觉,他们是睡在一起的,吃饭,得看任务还有时间,基本上都是各自吃的多。爆豪其实内心是个很清楚的人,他很明白这样的绿谷是不正常的,但是,他却始终开不了那个口,问一句自己的“妻子”

  

  【你到底怎么了?】

  

  

  他不问,他也不会说,两人就像从小一起睡在一个被窝里一样,早已习以为常。

  

  曾经有个被爆豪解救的老人家对他说过一句话,此刻,正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让你放下你心中的高傲,而那个人,会替你守护你的背后。

  

  “可恶……”

  

  爆豪不喜欢轰焦冻,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太过温柔了,那种看着像是会把人慢慢腻死的感觉,爆豪只是觉得

  

  【恶心】

  

  他转身回了房间,换了身衣服,一脸怒气的 ,出门了。

  

  在当下的英雄社会里,大概只有你想不到的能力,不会有不会出现的能力。

  

  爆豪手插着裤袋在马路上走着,由于表情长得凶恶,很多人都对他避之不及。但,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是例外的。

  

  一个穿着粉红色蕾丝裙的小女孩向着爆豪这边跑来。身后还有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在缓慢的追跑着。

  

  “别跑那么快,小心点”女人大声喊着,女孩回头,没有看前方的路,便一把撞上了爆豪的身上。女孩被撞得坐在了地上一瞬间,哇的哭了起来。

  

  女人追了上来,连忙给爆豪赔了个不是后,抱起了自己女儿,然后问爆豪有没有伤到哪里?

  

  “管好你的女儿!”爆豪不爽的吼了一句,面前的母女两被吓得浑身发抖的站在原地,而爆豪自己却绕过她们身边继续往前走了。

  

  

  夜幕降临,城市里的色彩慢慢亮起。爆豪进了一家饭馆,给自己点了一份饭,也许是因为正处于饭点,人流高峰期,上菜的速度有所减慢,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上菜,于是爆豪招来服务员。

  

  眉头又皱起了,他死死的盯着面前服务员。只见对方不说话,也在看着爆豪,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你他妈……”爆豪刚开口,却发现自己的语调是平静的,对,有点像他所讨厌的那个轰焦冻一样。只是想比起轰焦冻,爆豪的语调听起来还是带了点火药味的。

  

  “算了!什么时候上菜?”他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但除了自己脾气变得平和了许多以外,其他方面道没什么影响。

  

  服务生为爆豪赔了不是后立马去厨房催促了,不久便上菜了,为了赔不是,厨房给他的那份还多加了分量。

  

  吃完饭,爆豪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回想着,终于,他想起来了,那个小女孩。

  

  【大概是无意识的发动了个性,而自己却不自知】

  

  

  爆豪一边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回到了公寓门前,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屋里没人,一片漆黑的。他打开了灯,在门口脱了鞋子后进屋了。绿谷从小都是妈妈替他收拾屋子,关于家里的活,他做的并不算特别好,特别的透彻。吃完晚饭的碗碟还在水池里泡着,爆豪看到了,很自然的走了过去,打开了水龙头一件件的洗了起来。门口传来了开门声,是绿谷回来了。

  

  爆豪把最后一个碗洗好晾到一边,走到了绿谷面前说

  

  “你回来了”

  

  “嗯,刚刚出去买了点东西”

  

  绿谷并没有察觉到面前这个人的变化,只是走到桌前,拿起杯子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滚烫的开水的雾气不断的冒出,绿谷只能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口气一口气的呼呼的吹着,期盼他可以早点变凉。

  

  突然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杯子,是一个黄色的杯子。

  

  “喝我的吧,已经晾凉了”

  

  虽然只有短短一句话,眼神里还看出了杯子的主人多少还是有些高傲,但是,是错觉吗?小胜……是在递给我他的水?

  

  

  “小胜不喝吗?”

  

  “我再晾就行了”

  

  短短几句话,绿谷一把放下杯子,与爆豪拉开了距离。

  

  “你是谁?!” 绿光发动了个性看着面前的这个“陌生人”

  

  “爆豪胜己”

  

  “你胡说!小胜才不会……”

  

  “不会这么温柔……是吗?”

  

  对话一瞬间停止了,两人对视着。

  

  “你说的对,真正的爆豪胜己,中了路人的个性,所以你也可以理解为,你面前这个温柔的小胜,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小胜。”爆豪一脸无所谓的靠着桌子说着,他心里很平静,眉头也是舒展的,走到水壶前加了点开水进自己那杯已经晾得有点过凉的水中,递给了身边的绿谷。

  

  绿谷一听,收起了个性,一脸不可思议的接过了水杯,然后放到了嘴边喝了一口后,一脸担心的开口了。

  

  “那你有没有其他什么的不舒服,这个个性大概什么时候消失?”

  

  绿谷慢慢的问着。

  

  “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对方是个小孩子,大概一个月左右吧,怎么?绿谷,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可以不吼你,对你温柔吗?”

  

  爆豪看着绿谷慢慢的的说道。

  

  

  ——说不希望,那肯定是假的……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爆豪有一天可以对他好,不需要温柔,只需要友好一点,就好了。

  

  【可是,这到底算什么?爆豪胜己】

  

  

  

  “嗯…你说的也对…的确呢,但是啊,我认识小胜那么久了,我曾想过小胜会成为受人敬仰的英雄,可我从来没想过,小胜哪天会对我好,像轰君一样的对我那么温柔。”

  

  “直到结婚那天,我也依然那么觉得,这或许是,我并不是那个值得小胜你打从心底友好对待的那个人吧……呵呵……”

  

  绿谷自顾自的笑着说,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比哭着还难看。

  

  “那你呢?既然你觉得我对你那么不好,你怎么还会答应和我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我喜欢小胜吧,抱歉,我先去洗澡了,谢谢你的水。”

  

  绿谷放下了杯子,走到房间,拿了换洗衣服后走进浴室,随后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

  

  

  说爆豪豪心里不惊讶,那肯定是假的。至少他到现在才明白,明明有着一个各方面都比他好的轰焦冻不选,而是一直拖到了毕业,直到自己把他拉去结婚。

  

  【原来,我们怀着的感情是一样的】

  

  

  这个夜晚,过得很平静,爆豪等身边的人睡着了,自己侧身揽住了绿谷的腰,慢慢的睡着了。

  

  为了不想让人看出自己的异样,爆豪只能以沉默应对或是故作凶恶但纸终包不住火。在一次合作任务里,被同班同学上鸣知道了。

  

  而绿谷知道爆豪是因为中了个性才会变成这样,所以也没说什么。只是慢慢的一个月下来,竟然有些习惯了,甚至害怕起变回原样的爆豪。

  

  只是,这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绿谷从习惯中猛然想起,

  

  【小胜怎么还没有恢复原样?】

  

  出于担心,绿谷还是打个个电话给在同一个事务所的上鸣电气。

  

  “上鸣吗?我想问一下,两个月前小胜他中了个个性,他说一个月能好的,怎么现在还没见好?”

  

  【啊,你说爆豪啊,他没跟你说吗?他早就好了,根本没到一个月啊】

  

  “诶?!”

  

  “好的,谢谢”

  

  

  绿谷一瞬间明白了……

  

  

  傍晚,公寓房门打开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绿谷的面前 。 只见对方微微一笑的开口对他说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爆豪看到绿谷笑着向他跑来,一把将他抱住。他摸了摸绿光的头问

  

  “怎么了?今天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

  

  “嘛……要说好事的话,遇到了温柔的小胜算不算?”

  

  “你都知道了?”

  

  “嗯”

  

  绿谷松开爆豪,笑着说道。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份笑容却感染到了爆豪的内心。

  

  

  ——其实自己一直以来,不就只是为了想要这份,独属于他的,这份无可代替的笑容吗?

  

  

  “真是的,那你的意思是?”

  

   

  “我啊,我当然是开心啊,不过如果小胜要不是发自内心的,那我还是觉得,以前凶巴巴的你比较好”

  

  “不会的……”

  

  

  ——这是独属于你的,温柔的爆豪胜己。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