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

目前海贼激情产文中……

【r27】心悦君兮,君亦知 1~3

  成人里包恩x成人纲


        默认老夫老妻 模式,ooc常在


      旧文重发, 不定时更新



       纲曾经想过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没有遇上这个人,自己的生活会是怎样的?

  

  什么都平平庸庸的他除了一颗好心肠意外似乎再也没什么可以值得别人举起大拇指表扬一番了。 然后当一个社会基层的人,每天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每一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直到退休。

  

  纲每次想到这点,他都不禁一哆嗦,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首领了,尽管做的还不算完美。

  

  他已经不敢去想,没有了这个人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在彩虹之子的那场战役里他就明白。

  

  【我不能失去他】

  

  这一点,纲深刻的烙在了心里,在多年前彩虹之子战役中,那一刻他真的愿意为了他,去拜托曾经的敌人作为队友,用着对于战局看似毫无意义的力量,心里只为了他一个人,扭转乾坤。

  

  

  


  

  

  如今,纲也不再是当年一无所用的纲,而他身边的那个人也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也是时隔那么多年,纲才知道,原来当年那个在危险关头的黑色西装男人,就是一直在他身边的里包恩。

  

  

  在意大利某私人度假村里,纲正坐在泳池边,拿着一杯果汁,享受着夏日度假的风情。

  

  “里包恩那家伙,游个泳也不愿意来,真不知道他来度假村是干什么的”

  

  纲懊恼的想了想,自从里包恩恢复原来的模样后,也没有原来那么搞怪了,反倒是随着自己年龄增长,渐渐的对自己有了一定的距离。

  

  纲也不是不能理解,他只是不习惯,最初还有点生气,但是却拿他没办法,直到两三年前,里包恩拿死气弹再次打中他时,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心里喜欢的早已经不再是小京了。

  

  而是一直在身边的那个最初突然来到他身边宛如没有翅膀的天使的杀手。

  

  里包恩

  

  

  里包恩也不是傻子,当纲的感情越发明显时,他当然感觉到了,他不得不承认,这是至今为止让他最难办的一件事。

  

  

  在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说没有感情,那一定是假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喜欢上自己学生的一天,不,应该说,当初如果讨厌,他大可在解除封印后待纲成为十代了,就一走了之 。但他没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里包恩这样想着,他似乎没想过要离开他。

  

  

  就这样护在他身边,从一个教师,渐渐的变成了一个骑士一样的存在。

  

  

  

  

  彭格列家族,是纲必须去承担,去守护的东西,他就像是纲身上的鳞片一样,是护着纲这个首领存在。

  

  

  所有人都说,如果说彭格列是纲身上的护鳞,那么里包恩则是他的逆鳞。

  

  

  似乎感觉到了身后有人来的气息,纲放下了果汁,转身看到了穿着衬衫的里包恩正拿着帽子,挽起了他那黑色的西裤赤着脚丫子向他走来。

  

  

  “里包恩!你怎么才来!”

  

  

 里包恩拉了拉自己一边的鬓角,嘴角一勾道

  

  

  “嘛,时间有的是,这么着急干什么”

  

  

  里包恩走到纲身边将自己的帽子盖到了纲头上,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双脚和纲一样放到了水池的水里。 里包恩身上的熏香味微微传到了纲的鼻子里,令他不禁脸色一红,纲低下了头没有再看向里包恩,眼里只有清澈的水和两双泡在水里的脚

  

  

  “纲,有个任务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诶,什么任务话说里包恩那么强也用不上我了吧?”

  

  

  里包恩没有看向纲眼角的余光让他看到了纲低下头似乎有些难为的神情。 他直视着前方泳池对岸,继续道。

  

  “怎么?现在翅膀硬了就不愿意和我去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家庭教师。”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里包恩的话比起我应该还有更多合适的人选吧?迪诺师兄什么的……”

  

  

  ——作为学生,我不是最好的,作为首领我也不是最好的,但是我希望,站在你身边的,是最好的

  

  

  “难道你就不想听听任务是什么吗?”里包恩,叹了口气看向了纲问道

  

  “如果不是战斗类型的话……我想我帮不上你什么……”

  

  这个回答似乎在里包恩的意料之中,里包恩站了起来的,拉起了纲道。

  

  “不,如果不是你的话,还真的不行”

  

  “诶?”

  

  纲睁大了眼睛看向了里包恩,可惜对方依旧是一脸耍酷的表情,纲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为什么?”

  

  “因为这个任务是师徒的,当然你身边认识的其他师徒也会参加,嘛,虽然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就是了”

  

  

  “这样……”

  

  

  

  

  

   以默认的方式,纲认同了。但是对他而言每次里包恩提出这些活动他没少吃苦头就是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家人,首领这个头衔怕是只有在里包恩面前是没有用的了。

  

  

  里包恩嘴角勾了勾,眼里闪过一丝不易捉摸的神色,看向了面前纲。

  

  

  “纲,差不多就走了。”

  

  “嗯,那我们走吧”

  

  纲拿过一旁椅子上的一条白色的浴巾披在了身上,与里包恩走向了回住所的方向。

  

  

    

  

  宽敞的别墅里,里包恩正坐在客厅里,面前的电视机虽然播着精彩的节目,可他的目光却停在了手里的屏幕上,面无表情。

  

  

  这次的旅行是纲私下约里包恩的,所以正常的发展应该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哗啦啦的热水从花洒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打湿了纲头发,水,使他的头发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平日里松软的头发塌下来倒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站在花洒下,不觉陷入了思考。

  

  

  当纲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里包恩那一刻起,他就发觉了,在他和里包恩身边从来不会只有他们两个人。

  

    虽然这次的旅行是自己刻意安排的,但是纲似乎低估了自己的羞涩程度,并没有随着年龄和实力增长而变得从容。

  

  「我是不是该说点什么……话说里包恩那个任务是什么呢……我大概帮不上什么吧……」

  

  

  就这样,纲机械性的洗了下身子,居然也洗了半个多小时。

  

  

  里包恩见状便走到浴室门前敲了敲门道

  

  

  “纲,洗完没?”

  

  “啊,抱歉,马上就好”

  

  被打断的思绪立马回到了现实,纲关上了水,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了一条干净的浴巾擦干了水后穿好衣服走了出来。

  

  

  打开门,却是对上了里包恩那带有责骂神色的脸。

  

  

  纲怂了一脸后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没有说话,见状的里包恩拿过了一天毛巾,走到了他身边坐下将毛巾扔到纲的肩膀上道

  

  “把头发擦干,然后听我说”

  

  “嗯,好,里包恩你讲吧”

  

  也许是刚刚洗澡那半个小时想的事情让他还留有着些许伤感,待里包恩刚打算开讲时却看到将毛巾盖在头上的纲,表情有些不对,他低着头,咧着牙齿,手正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你怎么了?”平平淡淡,仿佛没有感情一样机械性的问候,虽然换做以前纲没有在意过这些,但是他承认他看不透面前这个人,以前他只是觉得,一个被冠有冷血无情称号的人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有多冷血,多无情,而是内心很决绝,果断。

  

  并非发自内心本意。

  

  可他现在觉得……

  

  面前这个第一杀手,从找到他那一天起,只是摘去了冷血,说他无情,估计谁也不会认同,但纲觉得,这样待在里包恩身边,听着那种没有感情般的问候,他的内心是复杂的。

  

  

  片刻,纲微微抬起了头转头看向了里包恩道

  

  “嗯,没事,你说吧,是不是有关任务的事情”

  

  

  看着纲神情间闪过一丝忧伤,里包恩的内心颤了颤,可他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面不改色。

  

   “啊,是的,主要的以娱乐为主吧,可乐尼洛和了平他们也会参加的”

  

  “还有呢……”纲轻轻的说了一句。

  

  “岚和一平吧…具体的我也没多问,毕竟赢的会是我们”

  

  

  里包恩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偏偏这个笑容让纲更为难受,本意只是想请里包恩和他一起来享受一下独处的时光,因为两个人都是不会轻易开口说内心想法的人。

  

  

  “师徒吗…里包恩…这样的话,迪诺师兄去也可以吧…”

  

  

  “没错,原则上也是可以的” 里包恩似乎已经察觉了纲的想法,可他没选择去戳穿。

  

  “那我去拜托下迪诺师兄好了,对了他应该没有受到过长大后的你的训练吧,借这个机会吧”

  

  

  纲说着,站了起来,走到电话机前拿下了话筒,里包恩也随后站了起来道。

  

  

  “你不去吗?”

  

  “里包恩的意思只要是赢了就可以了吧,至于是谁,里包恩你根本不会在意吧”

  

  

  这一句话似乎让一直以来胸有成竹的里包恩瞬间沉默了,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纲拨通了电话给迪诺,然后在电话拨通的那一瞬间,一张笑脸瞬间布在了脸上,待电话结束,将话筒放回原处的那一瞬间,就像变脸一般,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刚刚的笑脸仿佛荡然无存。

  

  

  里包恩沉默后开口了,他道

  

  

  “既然谁都可以,那你为什么不去?”

  

    午后的天气总有些炎热,纲的头发很快就干了,他将毛巾搭在脖子上,准备向房间走去,听到了里包恩的话,他停下了脚步,迟疑了片刻道

  

  

  “因为我不再想当你的学生了”

  

  

     【不够完美又如何?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看着静静离去的背影,里包恩没有再说什么,也许是因为面前这个渐行渐远的男子说的那番话让他太过惊讶,又或许是因为这番话深深的传到了他那坚硬的内心中那唯一一处柔软的地方。

  

  「终于还是长大了啊…纲…」

  

  

  里包恩拉了拉帽子,回头走到座位旁拿起了自己的外套,随后转身向门口走去,空荡荡的房子里,留给纲的,是一声隔着一扇门也抵消不去的关门声。纲坐在椅子上,心灰意冷的用手搓着脸,眼里尽是悲伤。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里包恩…」

  

  

  独自一人走在道路旁,尽管太阳很晒,很烈,却也透不过里包恩此时脸上的阴霾。

  

  他怎么会没听懂?

  

  

  可里包恩无法回答他,哪怕抛开师徒关系不说,他是个杀手,人生这一条道路,干他们这行的谁又能向谁拍着胸口保证我一定可以与你白头到老?

  

  里包恩抬头,看向了太阳,他的嘴角微微一勾。

  

  「纲…其实我才是软弱的那方吧…」

  

  

  其实你不知道,在我对生存失去信心时,是你让我产生了,想要活下去的念头,我才发觉,原来,杀手黑暗的世界里,竟然也有一丝名为救赎的光芒。

  

  

  里包恩是个淡定的人,他拿出了手机拨给了迪诺道

  

  

  “迪诺吗,你定后天的机票,三天之后在纲家里集合。”

  

  “啊,什么事那么急啊里包恩,任务不是下周一吗,今天才星期三啊”

  

  “别问那么多了,照做就是了”

  

  

  “好吧好吧”

  

  

  当里包恩回到别墅,来到纲的房间时,发现纲坐在房间里睡着了,手里握着一支笔,在手臂下压着一个小小的本子。

  

  “怎么这么不注意…”里包恩走到纲身边,凑近了看了看他,发现对方睡得很沉后只能轻轻的将他的手里的笔拿开后将他慢慢的抱了起来。

  

  纲的脑袋靠在了里包恩的肩膀上,毫无防备的睡着,沐浴后淡淡的皂香,传到了里包恩的鼻子里。

  

  

 里包恩慢慢的把纲放到床上,为他盖好了被子后 准备转身离去时,看到了桌面上的本子,再三犹豫下,里包恩还是走了过去,打开了它,厚厚的一个本子已经用到了最后几页,里包恩翻开最开始的一页看到日期上已经是两年前的时间了

  

  

  【里包恩今天早上八点的飞机,他忘了拿围巾不知道去到国外那边会不会冷】

  

  

  【今天生日,收到了里包恩的礼物,是一双喜欢了很久的球鞋 】

  

  

  【今天发觉里包恩的声音有些沙哑,问他是不是生病了他也不说……好担心啊……】

  

  

  【今天有人说要给里包恩介绍对象,对方是一个呢…虽然心里很难过,但是只要里包恩幸福的话,那就好了】

  

  

  …………

  

  

  连里包恩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在一页的翻着,每一句话都没有漏掉,并不算特别工整的字体在小小的本子上留下了痕迹,记录着这两年间,他对纲一点一滴的好。甚至很多是连里包恩自己都没察觉。

  

  

  里包恩深深的吸了口气,直到他看到最后一页,就是纲不久前才写下的。

  

  

  【里包恩,抱歉,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说,因为我知道,在你身边我作为一个学生,我并非最优秀的,作为一个首领我也并不是优秀的,但是我希望,站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获得荣耀的弟子是你最优秀的那个……】

  

  

  【喜欢一个人也许真的找不到什么理由吧?我真的很想将最好的展现在你面前,可是我实在是太笨拙了。可是即便是这样的我,这么多年你依然待在我身边,其实我是不是不应该再奢望太多呢?但是我并不后悔,我只希望里包恩可以幸福】

  

  

  这一番的每一个字,就像一根根小针,扎在了里包恩的心上,他合上了本子,转身看了床上下正在熟睡中的人。里包恩承认了,在自己心里那最柔软的心尖上,已经有了一个名叫沢田纲吉的少年。

  

  他慢慢的走到床边,脱下了外套,身子靠在了床边,也闭上了眼睛。

  

  

  

  窗外鸟鸣阵阵,没人任何人去打扰此刻的宁静。

  

  

  直到傍晚,当纲醒来时,窗外的阳光已经开始渐渐黯淡了,他睁开眼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他身边。

  

  

  “诶……里包恩?他怎么会在这里?”

  

  

  纲轻手轻脚的掀开了被子,凑近了里包恩的身边细细的观察着他。

  

  

  “你看什么?”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纲立马退后了几步。

  

  

  “原来你没睡啊,真的是,吓到我了”纲回过神,盘腿坐正了道

  

  

  “这么点事情就吓到了,看来你的修行还不够啊,纲”

  

  “啊?”

  

  里包恩坐起身,再一次拿过身边的衣服,站起身看向了纲 ,却发现纲也在看着他

  

  “任务定在下周一了,过两天我们就启程回日本,等下换好衣服出去吃晚饭”

  

  “喔,好的”

  

  等纲回答完,里包恩就转身离开了纲的房间,留下了纲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里包恩的房间里,他正从行李里拿出了一套烫的工整的西装放在了床上,转身走去了浴室,片刻立马穿来了阵阵哗啦啦的水声。

  

  纲从床上跳了下来,同样的,翻找着行李 ,长大后的他早已不再是一套运动服就搞定了,为了塑造一个首领的形象 他的衣着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诶,我看看。”

  

  纲手里拿出了一套休闲西装,放在面前细细打量着。

  

  

  所有夕阳还是依旧的缓缓落下着,可些事情却在不经意间悄悄变化了。

  

  

  

  

  

  

  

  

  

  

  

  


评论

热度(21)